Skip to content →

松哥大战猩红热

去魔都出差之前,松哥就已经发烧了。之前只是觉得是一般的感冒,一如既往的采取放置措施,后来出了疹子了才觉得哪里不对。后来医生说,喉咙没有发炎化脓,不然就是猩红热了。(嗯,没错,我标题党了)

魔都回来的车上,老婆告诉我带着松哥去医院了,于是下了火车就奔医院。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九点钟了,松哥情绪很是不好。原本打针都不哼哼一下的松哥,还没到输液室门口就开始害怕不肯进去。怎么劝都不顶用,实在没办法,只能摁住先打了。晚上也是一宿折腾..

一觉睡醒以后的松哥,就忽然有变成那个平时爸爸看到的松哥了。因为一宿折腾的关系,松哥在来回的路上都睡着了。

松哥就这么呼呼了一路

恢复常态的松哥就好商量多了,戳针的时候都是自己坐在椅子上,自己把手伸给护士姐姐,全程哼都不哼哼一声。然后又自己找到一个座位坐下,看着小猪佩奇,嘿嘿的傻笑几声。

松哥在研究戳了针的手

链球菌感染是一种虽无大碍,但是也不能太掉以轻心的病。所以安全起见,最近这几天松哥就要和我在书房闭关几天咯!

Published in 亲子 日常